今天中午都灵队

seatory:

9.7 厦门不在书店 杜扬+朱岚清 摄影与手工书作品分享会

欢迎厦门的朋友和我们聊聊天。

豆瓣活动地址:http://www.douban.com/event/22482774/


我们每天从路边捡回一张椅子 

 

—— 杜扬+朱岚清 摄影与手工书作品分享会

 

时间:2014年9月7日19:30—21:30

在厦门生活的一段时间以来,我们经常会把被丢弃在路边的椅子捡回家。把椅子带回家后,找块抹布沾点水稍微擦一擦,再用锤子把钉子敲紧些,以免有天谁坐在上头时忽然椅子就散架了。这些长相各异的椅子就这样进入我们的生活,被随意安置于房间各处。朋友来了,自然就会挑一张他所中意的椅子,闲坐下来。大家便围坐在一起,喝茶聊天。有一天,我们忽然觉得,这就是我们心目中的“分享会”——我们搬出椅子邀请大家与我们一同坐下,将日常生活中的创作带回这里与人们分享。大家就在这场分享会中互通有无,各取所需。

椅子同人的关系,又如同底片/照片与影像的关系。如果我们把影像看作日常里流动变换的灵光,底片/照片就如同椅子,路边的椅子让这些乍现的灵光得以停留下来。底片/照片是影像的椅子,是记忆的载具,让我们的记忆变得确定(但并非完全真实)。每天从路边捡回一张椅子,像是一个隐喻,一个关于我们创作与生活的隐喻。我们每天出门拍照,拍照作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得到一张照片经常就像从路边捡回一张椅子一样不经意但充满惊喜。拍下一张照片,我们也将我们的生活、经验、记忆永恒地锚定于底片/照片之上。

在这次分享会中,杜扬将分享她的胶片快照《耳鸣》系列,以及今年夏天在福建拍摄的一些新作,朱岚清将分享其故乡福建漳州东山岛的作品《负向的旅程》系列,以及一些胶片快照。两位摄影师也会分享她们亲手制作的“还乡”手工书。


艺术家介绍

杜扬:

摄影师,写作者。1988年3月生于合肥,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,现工作生活于北京。 其独立出版的摄影书《逝》曾于中国、欧洲及日本多次展出。

个人网站:http://duyangfoto.com

微博:@杜扬Seatory

Insta:seatory

 

朱岚清:

摄影师。1991年1月生于福建漳州东山岛,毕业于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新闻摄影专业,后于台湾天主教辅仁大学应用美术研究所就读。现工作生活于厦门。《负向的旅程》手工书系列入围并获得2014三影堂摄影奖。

个人网站:www.julanching.com

微博:@南方亲戚

Insta:zhulanqing




【万物生长】——我拍了9个在北京的年轻人

seatory:


前言:这组作品是今年春天应华为邀请,用P9手机创作的一组肖像,并有幸得以在尤伦斯艺术中心展览。衷心感谢朋友们和我一同完成了这项富有意义的拍摄。



 


——“一旦你看一眼明日世界,你再也不会往回看。”


 


1945年,一个青少年的“权利法案”获得大众的认可。它包括这样一些内容::


1.忘记童年的权利 


2.决定自己生活的权利 


3.犯错误的权利,自己发现错误的权利


4.得到规则的解释,而不是被强制执行的权利


5.获得乐趣和伙伴的权利


6.对社会观点提出质疑的权利


7.停留在浪漫年龄的权利


8.获得平等机会的权利


9.为自己的人生哲学而奋斗的权利


10.任何需要的时候都能获得专业帮助的权利


 


青年时代被看作是通往“人生哲学”的必经之道:“每一代人都觉得自己代表未来,对青少年来说,没有什么比找到适合自己的人生更重要的了。这是认真的寻求,同时也是痛苦的。”


 


每一代年轻人都有自己的任务:他们代表了一个时代,并正走向即将到来的未来。对于青年来说,没有什么比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活更为重要的了。一旦认真寻求,过程必定带来痛苦。然而强者恒强,我敬佩那些直面自己内心的人。


 


这里有九个不同的年轻人,他们处在不同的人生阶段,而都选择了在北京这座城市付出自己最好的时光。借着拍摄这组作品,我得以记录下他们的故事。


 


无远弗届的可能性,便是青春最好的状态。





尚芳剑(29岁,设计师,家乡:山东青州,在北京第六年


我在北京的艺术工作室取名为“绵绵瓜瓞”,出自诗经,意为连绵不断子嗣绵绵的意思。这里的子嗣就像我喜欢的传统民间艺术,还有我喜欢的古着,都有传承又新生、新旧交替的意义。


今年又恰巧怀孕了,孕育一个新生命给我的创作带来了新的启迪:你要为它成长的一切负责,用你整个人的精血去灌注跟养育。所以通常人们都说:谁画的画像都像自己,谁家的孩子像谁,这是同一个道理。





区嘉伦 (22岁,摄影师,家乡:广东佛山,在北京第五年)


是枝裕和说过,细枝末节累加起来即是生活,这正是戏剧性之所在。如今我正打算用拍摄放大自己的生活层次。


在北京的时间占了我人生进程的五分之一,而且这个比例相信在未来也会无限渐近于1:1。选择是双方面的,在北京的五年,慢慢地在这个城市对准自己生活的焦点。从一个不稳定的多边形慢慢变得像一个三角形。从初来乍到的信心满满到知道朝夕不可争,能力不够,心智未成,只能恶补内功。有一些事情好像无能为力不是仗着无知无畏久能去解决的,时间能抚平一切,还能悄无声息地揉碎所有生命的蓝图。


重要的不是遭遇,而是遭遇里的每一个记得,以及如何铭记。时常会想到未来,并非是在仅仅一条道路上的,而是自一点发散如无数沙粒被吹扬般,乍看之下,零散混杂,无数沙粒,一颗一颗就是一个一个未来。





欧小马25岁,编辑,家乡:,在北京第四年)


我和我家的狗生活在美术馆附近的胡同里。每天早睡早起,很少熬夜。从我家步行15分钟左右的距离有一个早市,早上遛完狗,我会背着布袋子去买菜。那边老头太太很多,基本很少看到年轻人。


我慢慢体会到,自己是比较在意睡眠和吃食的人。如果照顾好这两方面,生活和工作的状态会好很多。目前也很喜欢手上的工作,它能表达我对生活一些理解,通过工作认识了很多设计师、摄影师、艺术家等等,让我看到更宽广和多元的世界。


北岛说:谁在校对时间,谁就会突然老去。来北京前后的变化感觉并不大,没有什么北漂的仪式感,懒洋洋地就来了并喜欢上这里。它很包容,再奇怪的人出现在北京都觉得它是理所应当。这个城市里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轨道,倘若与你喜欢的轨道发生了连结,就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儿。


谁都有对世界和自己评价不能交错吻合的时候。不用太苛求自己,也不要过分依赖别人的帮助。当你感觉被抛弃,被吞没的时候,吃一顿火锅喝一听可乐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课题需要克服,告诉自己勇敢一点,因为“上天会厚待那些勇敢的、坚强的、多情的人。”





徐嘉兴22岁,设计师,家乡:香港,在北京第四年)


我现在除了是一个普通的设计师之外,还开始经营着属于我的一个设计工作室,在北京过着平淡又充实的日子。对比4年前还是一个充满斗志的热血少年的我,感觉现在的我更像是一个正在途中加油站歇息的马拉松参赛者。


高考之后的暑假,选择在一个菜档打算靠自己的一己之力赚取零花钱。那个暑假一天赚四百,每天7点到20点只能站在水洼里吆喝,脖子披着淡蓝色毛巾,光着膀子穿着短裤,勾子一头勾着裤头,一头挂着塑料袋。看着形形色色的东南亚佣人和大婶们来来去去。第二年的暑假是树医生,每天就挂着装备爬到十几米高的树上给她们修剪树干,一天500,每天10点到17点奔奔波波的时间倒是挺快;后来晚上跟着伙伴在香港地铁里面铺设光纤,腕大的电缆拖起来就像是一头蟒蛇似的。一个晚上500,每天凌晨1点到4点,完事了躺在麦当劳的硬座上等着第二天的头班地铁回去洗漱。第四年的暑假我花了43天呆在香港的工地里边,那一年一天700,扛砖砌墙捣水泥,焊铁锯木爬高楼。


现在,脑力代替了劳力当上了设计师,现在想想当时留下来的,是喜欢忙碌过后喜欢喝可乐的毛病。






朱方方20岁,僧伽罗语学生,家乡:河南开封,在北京第二年)


十九岁的时候在斯里兰卡一个不临海的小镇子住了半年,热且潮湿,没有空调,白天在烈日下晕眩,夜晚盯着几欲滴下水来的木质天花板淌汗。每天在嘎吱作响的吊扇下研究上座部佛教。讨厌咖喱。跳舞十五年了,习惯折叠、弯曲、伸展、折磨自己的身体,这种仪式对我来说类似佛教中“业”的概念,疼痛感令人无限接近于真实。现在一边读书一边在我喜欢的摄影网站工作,好的摄影作品让我兴奋。        


小时候算命的说,我将来得往北走。来北京两年了,一切都很好。故乡是消磨,北京是负熵。我梦见我头顶须弥山,每天都有新的战役,我手握长剑,穿过华美宫殿和醉生梦死,取下疯王的首级,目光冷峻地蔑视众生。真正的生活永远与一些壮丽的事物相关。我年轻,我才二十岁,我热爱一切。我知道,过了今晚就好了。


 



周豪基(22岁,设计师,家乡:河北 ,在北京第五年)


来北京五年,这是距离父母最近,最完整,最包容的城市,它很大,所以每个人发生的一切都微不足道。


“我可能是一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,和悲观的乐观主义者,我是个两栖类合用一堵墙的房间。”我不敢短浅地给自己下一个定义,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能迸出新的可能性,然后和新的自己又一次初遇。



丸三儿(26岁,剪辑师,家乡:湖南,在北京第二年)


基本上,我是个够格的“后期狗”,也是一个业余卖花(鲜花的花)的懒癌患者。一天10多个小时泡在工作中。踏实和疲惫感并存。


我现在的生活最重要的三个关键词是蔬菜、啤酒和电影。用蔬菜弥补健康,用啤酒冲刷忧愁,用电影来呼唤想象力。


北京对于我来说是一个“缺水”的城市,我来自南方,尤其喜欢多雨的季节。  


成长其实是特别艰难的自省,你必须抛弃所有说给别人和自己听的漂亮话,正视你的无能与不可得,甚至一遍一遍被怨恨愤怒及嫉妒撂倒,然后你才懂得:成长无关改变,只是学会选择你能承受的。  





袁映寒(23岁,互联网运营,家乡:湖南,在北京第四年)


四年前的这个时候我们班开了最后一次班会,班主任说这恐怕是这辈子27班最后一次全员到齐的聚会了,那时候高考刚完,成绩还没出来,日常生活除了聚餐就是蒙头大睡,连分叉的头发和额角的青春痘都写满了意气风发,离别对于我们来说,只是由两个二声读音字组合起来的词语而已。


今年我23岁,10天过后会拿到大学毕业证书,生活正经历着天翻地覆的变化,充满着爱、恨,温暖、寒冷,幸福、吵闹,有带我靠近光亮的人,也有引发出我内心嫉妒、狂乱、恐惧、不安的人,也是他们,持续的带给着我平静而坚韧的力量,让我逐渐学会为自己开解,与世界握手言和,不断重复的纠缠混乱也渐渐变成了一种诚实生活的日常。


我慢慢开始喜欢独处,变得理性又独立,穷尽一生追寻另一个人共度余生这个理想渐渐模糊,觉得完美的另一半永远是自己这个想法,在大部分时间里变得更清晰起来。


有时候我也蛮遗憾的,有种深情我从未拥有过,似乎就已经永远失去了。





小龙(26岁,艺术策划,家乡:北京,在北京第二十六年)


我在北京长大,毕业出国然后回到北京,做着摄影、设计和视频相关的工作,也在继续学习其他我感兴趣的事情。我衡量过很久,后来确定这些事我都喜欢,哪个都不能丢掉。


我本以为会继续这样的生活,然后慢慢做出越来越多有意思的东西,而我也会最终离开北京。直到后来被查出来身体里脑袋里都长了奇怪的东西。现在的我多了一个老板,是我的身体。我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,我就觉得能为喜欢的每件事拼尽100%的全力就挺幸运的。


 

南卡:

【通往魔多】
进嘎玛沟第一天,天气预报接连几天都是大雪,途中皆是紧急撤出的队伍。而不远千里汇聚过来的疯马小分队深知没有退路,只能逆流而上。十小时翻过朗玛拉垭口,嘎玛沟云遮雾绕,像极了魔界的场景,珠穆朗卓第三峰也刚好在此时露出金山一角。
“大圣,此去欲何?”
“踏南天,碎凌霄。”
“若一去不回……”
“便一去不回!”

徐扬Barrett:

“年纪”不会让你变得有智慧,但“经历”可以让你成为有故事的人。

FONG-CHAKYUI:

总在模仿和学习中成长

其实广州也很美

感谢@YouKnowCYC 聚聚的创意

 

 

 

 

 

拍的不好请各位聚聚见谅